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鲜妻在上:独家甜宠 > 第309章:争吵,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
 
“你也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这么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秦方舟有些心疼的说。

所有师弟当中,他对沈上这个小师弟是最欣赏的,悟性高,天赋好,小小年纪就取得了很多了不起的成就,曾经,他以为沈上就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了,也只有沈上这样的惊才绝艳的弟子才配得上关门弟子的称号,所以一开始才对夏初一诸多挑剔看不上眼。

当然了,秦方舟也是最爱惜沈上这个师弟的,他这个人最惜才,尤其是沈上的家里还是那种样子,他对这个从小受了很多委屈的小师弟的爱惜程度可一点不比自己的儿子少,所以见沈上这个样子知道他又是做研究做的没照顾好自己,当然忍不住要说两句。

“大师兄,你可比师父对我好多了。”沈上说完,幽怨的看了一眼他进门后还没跟他说一句话的明老。

“哼!既然这样,那厨房熬着的汤就为了大花吧。”明老哼了一声说。

“师父,你是我亲师父!”沈上说完,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跑去厨房了。

“这么大了,还一点没个正行!”岳玉强笑着摇摇头。

“就是个戏精!”明老笑骂了一句,目光却是跟着沈上进了厨房里,明显就是爱惜的不得了。

“初一你去厨房看看,中午多做几个菜。”明老见夏初一低着头摆弄手里的茶具,说了一句。

“哦。”夏初一不自然的应了一声,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去厨房了。

她知道明老是故意支开她的,难道她脸上的心思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明明,她有很努力的在克制!

餐厅里,沈上正舀了一大碗老鸭汤在喝,手里还拿着一个啃了一口的鸭腿,那吃相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夏初一进来,他看了一眼后又继续大口吃肉大口喝汤。

夏初一按照明老的吩咐,去厨房看了一眼,然后准备离开,快要走出餐厅的时候,被沈上叫住了。

“你过来!”

“有事?”夏初一挑挑眉。

沈上气的恨不得把大碗扣夏初一脑袋上,“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夏初一沉默了会后,最终还是做到沈上对面。

沈上三两口就把手里鸭腿吞了,然后又把汤给喝完,擦擦手抹抹嘴,才开口:“你跟我说说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天?”夏初一又挑眉。

“你别跟我装!”沈上生气的一挑眉,“我不信你俩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一点都没察觉到他有问题。”

“那不知道沈师兄你说的是什么问题?”夏初一冷笑。

“别阴阳怪气的,他那天从这里离开,就一直不好,拜师宴那天差点人到现在都已经昏迷了六天了。”沈上一想到还躺在床上的池傲,脸色就又难看起来,“师父说他那天是在这里开始不正常的,你们两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你该去问他而不是问我,你对一个受害者甩脸子觉得很威风?”夏初一冷冷的看了沈上一眼,起身要走。

“你等等!”沈上一把抓住夏初一的胳膊,“他弄伤你了?”

夏初一甩开沈上,转身走了。

沈上看着夏初一决绝的背影一个头两个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些天被池傲身上的r病毒给搅合的压根就没心思估计其它,却没想到,池傲跟夏初一这里已经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看夏初一那副样子,这是要跟池傲划清界限,一刀两断?

这到底是怎么了。

夏初一没有回客厅,而是直接回了卧室。

在沈上面前她还能勉强保持冷静,但是一回到卧室,她几乎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池傲竟然已经昏迷了六天没有醒来!

沈上提到拜师宴那天,她想起拜师宴那天师父离席回来后那副虚弱的样子,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

他就是因为这个,因为这个才会跟她在一起的吧?

因为她对他有用!

呵呵!

哈哈!

夏初一涨的眼圈通红,可是却一滴泪都留不下来了。

沈上的这些话,已经代替池傲给了她一个结果。

这些天,她一直不想往这方面想,心里还残存着一丝丝侥幸,现在这最后的一丝侥幸都破灭了。

这样也好,至少早点让她从那场不切实际的梦里醒过来!

夏初一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想了很久,直到楼下传来争吵声,她才回过神来,收拾好情绪,下楼。

客厅里。

杨光业看到夏初一下楼,直接把怒火都指向夏初一,“师父,是因为她是不是?是不是她在你面前搬弄是非?”

夏初一看着狗急跳墙,跟疯狗一样开始乱咬人的杨光业,眼中略过一丝嘲弄,脸上却是装的很无辜,完全状况外的震惊与懵逼。

姑奶奶她现在心情正不爽到极点,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杨光业,你凭什么这么说小师妹?她刚才一直在房间里,能知道什么?”白有信见杨光业欺负夏初一,当即不让了,扯开嗓子嚷嚷。

“白师兄,你别被这个小丫头骗了被她拿着当枪使,我跟你说,你别看她年纪小,坏心眼多着呢。”杨光业被白有信吼的心颤,于是收敛了些。

“我被她骗了当枪使?这些年我被你挡枪使的次数还少吗?”白有信一听杨光业的话,再也忍不住炸毛了,被自己一向关系好的师弟利用欺骗,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偏偏杨光业还好意思把自己做的缺德事都推到别人身上去。

“白师兄,你说什么?你怎么能怀疑我?我们这么多年的师兄弟感情,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杨光业听白有信这么说,心里生出不安来,他觉得自己今天不该过来,应该多等两天的。

“亏你还好意思提我们多年的师兄弟感情!你别不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都做了些什么事!”白有信见杨光业还死不承认,气愤的大吼。

“我做什么了我?白师兄你不会也被那个丫头给迷惑了,觉得那些事情是我做的吧?”杨光业死不承认,把一切都往夏初一身上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