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鲜妻在上:独家甜宠 > 第166章:气走?没人性的混蛋
 
池傲攫住夏初一嘴唇力道不但没有消减,反而越发肆虐,夏初一吃疼,竭力的躲避挣扎,嘴角被池傲的牙齿刮破,一股子血锈味儿在口腔里蔓延,气的她握拳狠狠的捶打池傲的后背,结果池傲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更来劲了,他压住夏初一的身子,一手捂住她的眼睛,一手去扯她的衣服。

“池傲!”夏初一急眼了,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池傲压在草地上的。

可是这一声,并没有唤醒池傲的理智,他的大手已经钻进夏初一的衣服里开始兴风作浪。

夏初一害怕了,她不知道自己一个玩笑竟然把池傲给刺激成这样!

一开始她还抱着池傲是想给她点教训的念头,但是后来,池傲开始扯她裤子的时候她是真的怕了,他们两个抱抱亲亲的次数也不少了,但是池傲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越界过,他不会是打算在这里,要了她吧?

池傲对夏初一的叫喊充耳不闻,夏初一的挣扎更刺激了他的掠夺之心,手指甚至沿着内裤的边缘

夏初一一狠心,右手摸上池傲的后颈用力给了他一个刀手!

池傲的动作一顿,夏初一趁机脱离他的魔爪,滚到一边飞快整理自己的衣服。

可是等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想要找池傲算账的时候,才发现,池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四处找了半天,连个鬼影都没找到,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那个家伙不会是被她气走了吧?

不会真这么小气吧?

最后,夏初一到了池傲停车的地方,发现车子都已经被开走了,她才终于相信池傲是真的把她丢下了。

“混蛋!”

夏初一将脚边的一颗石子踢到水塘里,听到一声闷响,心里也闷闷的特别不舒服。

搞什么?

听不出她那些话是在开玩笑吗?

占完便宜就跑,没人性的混蛋!

憋着一肚子气,夏初一自己一个人回了老宅。

好在今天打扫房间的时候,她虽然把床上的旧被褥给丢了,但是厨子里那套新的她检查了下还能用,就留着了,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上还沾着草屑,夏初一气恼的一边摘草屑一边骂池傲那个大混蛋,骂了一会觉得忒没劲,连洗漱都懒得洗漱,直接歪倒在床上。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池傲今晚怎么会突然那么大反应,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一个玩笑而已,至于吗?

而且,要论生气,她才更有资格不是吗?毕竟被占了便宜的人是她!

已经快凌晨了,夏初一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有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一个不好的念头冒了出来,她这是被抛弃了?

夏初一胡思乱想了一晚上,后来不知道怎么睡着的,而且还做了许久不曾做的噩梦。

梦里夏若瞳披头撒发笑的特别狰狞,对着她歇里斯底的吼着,“夏初一,你醒醒吧,别做梦了,没有人会真正喜欢你,没有人会真正喜欢你!哈哈哈哈”

夏初一从噩梦中惊醒,一度分不清自己是在身在何地,前世今生。

窗外明月高悬,让她忽然想起一句诗:对影成三人。

夜凉如水,就如同她此刻的心境。

快天亮的时候,夏初一才靠在床头又迷糊了一阵,听到外面有人摁门铃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池傲来了,脸色沉了沉,假装家里没人,故意不去开门。

昨天晚上的事,她绝不会轻易原谅。

她也是有脾气的!

门铃声一直持续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夏初一最终被烦的没有办法,起来忽的拉开门,“你不是走了吗?还来找我干”吗?

话没说完,夏初一在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的时候,愣住了。

这人五十岁开外,身上穿了一身深青色道袍,带着道帽,脸上灰扑扑的,乍一看有点吓人。

“你有什么事?”夏初一戒备的看着对方。

那人没有说话,而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夏初一一番,然后眉头皱起,伸出手指掐了掐,不知道在算什么。

夏初一心里有点发憷,“看来你是走错门了。”

说着就要关上门。

要是上一世,碰到这种人,她顶多认为对方是故弄玄虚,招摇撞骗的,但是自从她重生之后,她就有些迷信了,对这种人本能的会产生恐惧。

“这位小友,不要急躁。”道士伸手挡在门上,“我昨天夜观星象,发现天狼觉醒,已入命宫,彻夜赶路追到这里,现在饥渴疲乏,不知道能不能借贵宝地歇歇脚,讨口吃的?”

“”

夏初一表示自己根本听不懂什么天狼觉醒,已入命宫的,但是眼前这个人既然不是来找她麻烦的,那么做做善事也无妨,毕竟,她现在对这些道士和尚的无端的就存着一份敬畏之心。

“歇歇脚吃个早饭倒是没问题,你是哪个剧组的?说话能不能通俗点,别这么文邹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穿越过来的呢!”

“呵呵”道士笑了,“小友不必惊慌,我没有恶意。”

夏初一撇嘴,“坏人谁也不把坏字写脸上。”

虽然这样说,夏初一还是让开身子,让对方进来。

“既然小友孤身一人独居,我不便入室惊扰,就在这院子里坐一会即可。”这人倒是很懂分寸,走到院子里摆着的木头桌凳边坐下。

“那个,我家里没什么吃的,你要吃什么,我去附近的早餐店给你买回来。”夏初一拿了钱包手机,走出来问。

“一碗小米粥,两笼肉包子,三根油条。”那人也不客气,张口就来。

“等着。”夏初一觉得自己像是在伺候大爷的店小二!

不过,她对这个人的态度倒是没什么介怀,毕竟一顿早饭而已,而且,她反正也是要吃的。

很快的,夏初一将早餐买了回来,除了给道士买了一碗小米粥,两笼肉包子,三根油条外,还给自己买了一杯豆浆,两根油条。

两人坐在院子里吃早餐。

道士还真是饿极了,风卷残云一般,不一会就把自己点的东西吃光了,还吃了夏初一一根油条,顺带把夏初一没喝的豆浆也给包圆了。

夏初一心情不好,吃了半根油条觉得油腻,于是放下没吃,害的道士一直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她,那模样就差给她背一通锄禾日当午了。

吃完早饭,道士又跟夏初一讨论起借一千块盘缠的事。

“化缘不是和尚才干的事么?你们道士也流行这个?”夏初一觉得这个人挺有意思的。

“实在是出门太急,囊中羞涩。”虽然说囊中羞涩,但是本人却半点没有羞涩的样子,落落大方。

“请你吃个早饭没什么,但是这钱,我是不会轻易借的,我家祖上是做生意的,讲究财不外流,不过你要是能给我算一卦,算得准的话,这一千块就当是卦资了,你觉得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