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鲜妻在上:独家甜宠 > 第162章:发现遗嘱
 
池傲走到夏初一身边,看到她的手指在摸索着书桌上的一些斑驳的割痕,白嫩的手指一遍遍的从哪些割痕上面擦过,他担心会有毛刺刺伤夏初一的手,将她的手握住。

“没事的,这些,早都被爷爷磨平了。”

夏初一知道池傲想什么,解释道。

说完,她抽出手,又摸上那些痕迹,吸了吸鼻子,抬头朝池傲笑了笑。

“我小时候调皮捣蛋,一犯错,就会罚我站在这个桌子前写大字,写不完不给出去玩也不给饭吃。”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总是容易失去自制,夏初一不知道怎么的,此刻特别有倾诉的**。

“你说过那时候爷爷经常偷东西给你吃。”池傲见夏初一眼圈泛红,有些不忍,但是又知道这些事不让她说出来,她心里怕是会更不好受,于是握着她另外一只手,听她诉说。

“这你还记得啊。”夏初一不好意思的笑。

“那时候我最讨厌的就是写大字了,常常站的腿又累又麻,于是就特别希望这张桌子坏掉,就一边写字一边拿小刀偷偷割桌子,呵~”夏初一想到那个时候的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是不是特别幼稚?”

“没有,就是觉得挺好玩的。”池傲想象的出小丫头一脸不服气的倔样儿,一边写字一边偷偷拿桌子出气的样子,想想就觉得可爱又心疼。

“我告诉你,我爷爷可宝贝这张桌子了,每次看到桌子上新添的这些割痕,都心疼的不得了,但是却从来不怪我,只是每次都会找砂纸把新添的割痕给打磨光滑了,怕伤了我的手。”

“夏爷爷对你真的很好。”越是从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越是能看出夏老爷子对夏初一的疼爱。

“是啊,在夏家,我就爷爷一个亲人,爷爷去世了,我就成了孤儿了。”

池傲没说什么,紧紧的将夏初一圈在怀里,孤儿两个字从夏初一的嘴里吐出来,就像是一根针似的扎在他心口,一呼吸就疼。

胸口上有热热的东西渗进来,池傲觉得心更疼了。

夏初一这种伤感的情绪只维持了一小会,很快就收拾好,从池傲怀里退出来,兴奋的指着那张书桌说:“你别看这桌子材质一般,但是这桌子上有个小机关,只有我跟我爷爷两个知道。小时候我爷爷经常把给我准备的礼物偷偷放进小机关里,让我跟夏若瞳分别进书房去找,谁找到就给谁,夏若瞳每次都不找到,鼻子都被气歪不知道多少次!”

夏初一说着,伸手在雕刻的那张鱼跃龙门的画上鱼眼睛处摁了一下。

原本严丝合缝的桌子果然弹出来一个小抽屉,抽屉里面放着几个木头雕刻的小人儿,还有一个牛皮纸袋。

没想到抽屉里有东西,夏初一跟池傲两个同时愣了愣。

夏初一先是拿起那几个木头小人儿看了看,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开始如海浪般翻涌,眼底又有湿气在聚集。

池傲也看着夏初一手里的小人儿,除了一个双人雕刻的,其余都是夏初一,笑的,哭的,生气的,淘气调皮做鬼脸的,个个都栩栩如生,如果不是对夏初一观察入微,恐怕不会雕刻的这么细腻传神,不用说,这肯定是出自夏老爷子之手了。

“这里面恐怕有很重要的东西,你不打算看看?”池傲生怕夏初一再落眼泪,连忙转移她的注意力。

果然,夏初一迅速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放下手里的小木头人偶,将那个牛皮纸袋拿出来。

这是一份遗嘱。

“我回避一下。”池傲看到文件上的遗嘱两字,直觉的想要退避,给夏初一一个私密的空间。

“不!你别走!”夏初一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抓住池傲的胳膊,十分用力。

池傲眉头微动,看着夏初一,不知道夏初一为什么突然这么情绪失控,连声音都在颤抖,而且瞧她现在的样子,跟平时大不相同,就连身体也在发抖,池傲不免担心起来,于是柔声说:“好,我不走,你别激动,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这几句话,有种特别心安的力量,让夏初一纷乱的不平静的心顿时有了着落般,她看着池傲感激的说:“谢谢你。”

“你要是非要跟我这么见外的话,那我可走了。”池傲有些不满,“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嗯?女朋友?”

“我就是随便说说,谁让你当真了!”夏初一破涕为笑,傲娇的说。

“淘气!”池傲抽了一张纸巾捏捏夏初一呜呜囔囔的鼻子,“看看老爷子的遗嘱都写了什么。”

池傲竟然在给她擦鼻涕!

夏初一羞得脸色泛红,倒是没时间去想些有的没的了,听了池傲的话打开遗嘱。

遗嘱的内容,条理清晰,简单明了,却让夏初一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是这样!

很多上一世没有破解的谜,以及这一世醒来后的一些猜测,都因为这份遗嘱,清明了起来。

爷爷将夏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留给了她,而且又在这些股份的继承上做了诸多苛刻的条款限制。

有关夏初一对这些股份的继承权,将在十年后生效。

如果在此期间,夏初一发生任何重大意外或是得了重病或是失去生命,那么这夏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除了给夏初一的正常开销,保证其生活外,其余将无偿捐献给社会福利机构。

十年后,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除非夏初一同意,否则不能以任何方式转移。

如果有人妄想打这百分之二十股份的主意,那么夏老爷子手中其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也将判给夏初一继承,在此期间,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交由夏江成管理,夏江成没有出售变更转让等一系列转移股份的权利。

牵扯到公司高度商业机密,这份遗嘱关于股份方面的分配,只有夏江成,律师以及遗嘱订立者本人知道,不得外传。

看到这里,夏初一终于弄明白了,上一世乔慧珊对自己的矛盾态度,她应该是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一些遗嘱方面的风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