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诸天轮回,每次一个新天赋! > 第197章 石清与宁渊一起奋战
 
时至深夜。

听着耳边传来的呼噜声,闵柔却越发的睡不着。

不由坐起身,来到客厅。

“唉!”

一想到现在自己与岳不群纠缠不清,闵柔的内心就备受煎熬。

虽然说是石清先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但是如今却是自己与岳不群纠缠。

而且自己最近好像都不懂得拒绝,沉沦其中。

这种背德的关系,让闵柔很惶恐不安。

尤其和石清在一张床的时候,更是觉得尴尬,心里念头杂乱。

而这时,宁渊却也走了出来,“我就知道夫人是绝对睡不着的。”

宁渊来到闵柔身旁坐下,笑容玩味。

闵柔瞪了一眼宁渊,却也不敢大声说话,毕竟如今几人同处一个屋檐,这夜深人静,稍微大点声音都有可能被房间里的人听到。

好在这是在大海上,海浪之声绵绵不断,才压制了许多微弱声音。

“你做什么?”

闵柔警惕回头瞧了一眼,虽然知道这个时候石清绝不会醒来,但心里有鬼,自然不免慌张。

“我还没做什么啊?”

宁渊摊开双手,玩味地审视着闵柔,“你紧张什么?”

“哼!”

闵柔哼了一声,很想说些什么,但终归还是没有说出口,这时宁渊却一把握住闵柔的手腕。

“这次你做什么?”

闵柔微微挣扎,面露紧张。

宁渊却将闵柔的手按了下去,闵柔很快就察觉到了什么,脸颊不由一红。

“师妹可不能半途而废啊!”

宁渊幽幽说道。

“伱在说什么,师兄就在隔壁,你就不怕……”

“放心吧。”

(删除)

宁渊温声说道。

但闵柔却是立即摇头,坚决说道:“不信,师兄就在隔壁,只要一出门就能看到,我不能冒这个风险,岳大哥,你就辛苦一晚吧。”

闵柔忍不住祈求。

“师妹这样,为兄也很是不忍,不如这样吧,师妹你就用……”

宁渊的目光落在闵柔的嘴唇上,“这样速度也快,而且也不影响衣服、妆容,就算发生什么意外,也容易恢复原状,不易被发现。”

宁渊循循善诱,拉着闵柔的手在腹下游动。

闵柔目光闪烁,露出挣扎。

她想要拒绝,但是又怕到时候对方又搞出什么事来,万一到时候潜入房间内让她做一些事,到时候更麻烦了。

想到这里,闵柔只能一咬牙,微微点头,答应下来。

“这么说师妹答应了?”

宁渊脸上露出笑容。

“我不答应,你会放我离开?”

闵柔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宁渊。

(删除)

这让闵柔有些恼火。

而房间内的石清翻了个身,却发现旁边一空,猛然惊醒。

“师妹不在?”

看到身旁的闵柔早已失去踪影,石清一愣,“难道是出恭去了?”

石清伸手在旁边摸了摸,旁边早已冰凉一片,说明人已经离开许久,而不是刚刚离开。

“按理说出恭的话,不可能走这么久,让被子都变得冰凉。”

“那这么晚了,师妹能去哪里?”

石清眉头紧皱地坐起身。

石清心有万分疑惑,忍不住站起身,“不行,我要出去看看。”

石清虽然还没往那方面想,但却总感觉有些不对。

不过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却看见宁渊背对他坐在圆桌前。

并未点灯,只有隐约的月色透过窗户照进来,能隐约看清背影。

“岳兄这么晚还没休息?”

石清走了出来,疑惑道:“不点蜡烛吗?”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宁渊轻笑着侧过身,望着石清又道:“星月光芒挥洒进来,岂不比火烛更令人愉悦?”

宁渊控制者自己的动了几下,惹的桌下之人一阵慌乱。

“没想到岳兄还有如此雅好!”

石清先是一愣,接着哈哈一笑,“怪不得我不如岳兄,岳兄不止武功高强,同样更有情调。”

“我只是擅于发现自然之美,我们练武修道,最终其实就是体会天地自然之奥妙,只不过太多的人急于求成,往往忘记了初衷。”

宁渊轻笑一声,有些感慨地说道。

石清闻言面色一肃,“岳兄之境界果然超人,在下受教了。”

石清抱拳说道。

“石兄不必如此见外。”

宁渊抬起手制止。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石清这才起身,“看来夫人最近的心情确实不是很好,也罢,就让他在外面多清闲清闲吧,我便先回去休息,也不打扰岳兄赏月了。”

石清这才告辞。

“石兄休息便是,等闵柔师妹回来,我会告诉她石兄对她的担忧。”

宁渊笑着回应。

“岳兄切勿告诉师妹此事。”

石清却是连忙制止。

“哦,这是为何?”

宁渊露出讶异。

“告诉师妹,只会让师妹内心负担更重,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发现了师妹经常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岳兄如果有机会,可以帮我旁敲侧击问一问,在下一定感激不尽。”

石清一脸严肃地说道。

“原来如此,石兄夫妇真是伉俪情深,你放心吧,等有机会,我一定会帮你问问此事,看看闵柔师妹究竟有什么烦心事。”

宁渊点头,答应下来。

(删除)

(删除)

……

次日。

石清奇怪地嗅了一下鼻子。

“师妹,你有闻到什么味道吗?”

石清疑惑问道。

闵柔坐起身,背过身,略显僵硬地道:“没,没有啊!”

“哪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师兄你闻错了吧?”

闵柔略有不自然地道。

“这样吗?那有可能是船舱内传出的味道。”

石清也没有多想,接着似是随口问道:“昨晚我醒来发现师妹不在,师妹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只是感觉浑身有些粘稠,想要去找个地方洗澡,但却没有洗澡的地方,便只能回来。”

闵柔随口找了个理由。

“也是,夫人一向爱干净,这在船上这么多天不能洗澡,确实让师妹你辛苦了。”

石清面露惭愧,接着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我记得岳兄这里就有浴桶,不如师妹我们暂借一下使用如何?”

“这……”

闵柔露出一抹不自然,但一想到现在身上浑身粘稠,犹豫了一下便道:“那今天的对决怎么办?”

“师妹,难道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石清站起身,自信道:“昨天我只是没有料到而已,今天我是挑战者,昨天那人敢当我面羞辱你,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石清脸上罕见的露出寒色。

“也好,那师兄你一定要小心。”

闵柔听了没有再拒绝。

挑战只要找好合适的时机便足够,更何况等石清夺擂成功,她可以再下去汇合。

吃过饭后,甲板上便开始热闹。

江湖中人本就好勇斗狠,坐不住,也乐于看热闹。

因此很快就再次交手。

“岳兄,麻烦了。”

石清也不好意思地说道。

“石兄,你总是太见外,一个浴桶而已,我已经让人将水送了上去,你放心打擂便是,我会守在闵柔师妹的门外,不会让人闯进去。”

宁渊安慰道。

“有岳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石清激动感谢。

看着石清进入人群,宁渊也闪身回到房间。

此刻闵柔已经坐在了浴桶内。

肌肤透露着一层粉红。

看到宁渊走进来,闵柔却很坦然,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

……

不久之后,石清边找到机会上场。

“昨日你羞辱我妻,今日我便让你知道我玄素剑法真正的威力。”

石清冷着脸喝道。

而昨日抢下石清房间的中年人此刻早已是脸色苍白,显然之前的战斗中消耗巨大,如今再遭遇石清,更是面色惨白。

有心开口投降,但石清仿若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给机会。

而在楼上,闵柔也pa在了窗口,看着下方的战斗,面露焦灼与不安。

因为在她身后,还有一个人。

石清仰头看到了闵柔,顿时笑着招手,“师妹放心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足以,此人嘴臭,今天我就打烂他的嘴!”

石清大声喊道,出剑越发凌厉。

而听到石清的声音,不少人也都看了一眼楼上的闵柔。

而面对这么多人的关注,闵柔紧咬唇瓣,脸上表情也越发怪异,目光闪躲。

“有人在看,万一被人看出来怎么办,快松开我。”

闵柔小声提醒。

但身后的人却依旧不放过她。

她也只能竭力让自己表现的极为平静。

……

(删除)

“恭喜石兄今天一雪前耻。”

房间外,宁渊笑着对石清说道。

“同喜同喜,这样今天就不用继续打扰岳兄了。”

石清也是满脸笑容。

接着望向宁渊身后,“师妹呢?她怎么还没出来?”

就在石清话音落下,闵柔已经走了出来。

重新化妆,让她从外表也看不出多少异样。

“我刚刚洗了几件衣服,所以一直没有去看师兄你的比斗。”

“不过我相信师兄你的实力。”

闵柔低声说道。

“师妹,你的嗓子?”

石清一脸愕然地望着闵柔。

“没什么,可能刚刚洗澡遭了海风,嗓子有些干。”

闵柔随口找了一个借口。

“这样啊!”

石清虽然有些怀疑,却也找不到闵柔欺骗他的理由,便道:“师妹,我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嗯,师兄你先回去,我去整理一下衣服行囊。”

闵柔微微点头。

“石兄,不如我们先去喝一杯再说不迟。”

宁渊笑着邀请。

“好!”

石清也不疑有他,点头同意。

【被屏蔽了,删除修改了一下】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