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番外最终章
 
“疯人院出了一个蓝血魔物。”

“对,前两天才来的……”

“尽量少招惹?”

少妇前脚离开,张武便给雷天刀去了电话。

他当保安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干,监视疯人院,以及附近几条街道,第一时间汇报特殊情况,每个月可以换来一升营养液。

深绿色的那种,长期服用可以强化身体,让人达到二流高手的水准,飞檐走壁,攀山跃岭,不在话下。

而以老雷对张武的了解,在猜不透他隐藏实力的情况下,还说出少招惹蓝血魔物的话。

那便说明,这只魔物,就连张武都很难惹得起,风险极大,收拾掉对方的概率不足九成九。

听人劝,吃饱饭。

张武从不觉得自己有多牛掰。

老雷都觉得你没把握,你便是……真的没把握。

他把床下的木箱子,往里踢了踢。

今晚,歇菜。

天渐渐黑了,夕阳落下,夜幕降临,整个疯人院都显得格外寂静。

精神病们不傻,真正失了智的疯子没几个,打扰到医护们按时下班,轻则喂了安眠药,被关小黑屋,重则……不小心划个口子,看看你血液是什么颜色的。

人族先贤们带过来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魔物们很喜欢,但终究是本性难改,一旦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撕破伪装比人类直接得多。

关上疯人院大门,吃了口饭,张武像往常一样打开收音机,调到一个特殊的频道,戴上耳机,躺在床上,脑袋枕着双手,静静收听起来。

起初没什么声音,频道里很安静,只有一些窸窸窣窣调频的电流滋滋声。

随着夜深了,到了十点多,频道里才渐渐热闹起来。

“老沈,你明年就退休了,传承者找得怎么样了?”

“有个中意的,就是脾气比较臭,有点难搞。”

老沈似乎正在走夜路,拐棍杵地的铛铛声很响。

问话的人笑呵呵调侃道:

“能让你老沈看上的人,脾气一定比你还臭,话说他知道我们镇魔司的存在吗?”

“知道,这小子肯定又在偷听我们说话。”

“……老沈,你这不合规矩吧?”

“内部频道事关大家的生死……”

“你这么搞……”

频道里出现了几个不满的声音。

老沈连忙解释道:

“他已经是我们镇魔司的编外人员。”

编外人员,不参与战斗,只管潜伏在魔物之中,打探消息,搞好情报。

但一般没有战斗力的编外,不会把频道透露给他,以免被魔物盯上,威胁到大家的安全。

只有那种实力比较强的,随时可以转正的,才会拉到频道里来。

“他进来多久了?”

突然,一个略显威严地声音冒了出来,压制了众人的议论声。

老沈说道:

“应该有两年多了。”

“两年?”

众人大为惊讶。

“这人这么难缠吗?”

“心肠脾气确实够硬的。”

“要知道,老雷当年冷酷无情,也才坚持了一年半而已,便被劝转正了。”

众人议论纷纷,都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老沈没多说什么,也没暴露这个人的底细,以免被其他人盯上。

镇抚司能够安全退休的人员,少之又少,为了保证不减员,也不被魔物高层追查到,镇魔司九龙城分部一直保持着五十个人的编制。

走一个,便要拉一个进来,继承其编号。

进来的人要经受严格的考验,不止祖宗十八代要查清楚,还要获得一半以上的同僚认可。

“老沈,你可得加点劲儿,只要他来了,不出三十年,我们九龙城一定可以发展成人类聚集地。”

雷天刀的声音在频道里回荡,再次惊了众人。

“老哥,不是吧,这人这么猛?”

“我没听错吧,要知道我们在魔界目前只有三个人类城市而已,都是我们人族大能建立的,麾下高手如云,才能拥有一席之地,老沈拉的这人是什么来头?”

“我好像猜到这人是谁了……”

“闭肛,谁抢老沈的人头,我跟他急!”

下一瞬。

频道里突然传来火车撞在高墙上的巨大声响,还有很多女人和孩子惊恐的大叫。

“四号基地遭袭,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蓝血魔物,我们无法抵挡……”

“谁在周围,请求支援。”

猛烈的打斗声,金铁交击声,怒吼声,哭喊声,女人们惨叫的声音,让频道里霎时间变得死寂。

躺在单人床上的张武心里一沉,眉头拧紧。

“四号基地,求援。”

“保护孩子们,我来拖住它!”

“吼!”

大吼声震得人耳膜生疼,战场一片混乱。

“嘭——”

“滋……!”

耳机被强大力量打碎的电流声,还有那只响了一半,便骤然停止的闷哼声,让所有人心里一颤。

“贺强——!!”

另一个人撕心裂肺的声音在频道里回荡。

五秒后,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三十一号,贺强,阵亡。”

“四号基地请求支援。”

频道里战斗的声音依旧在继续,女人和孩子们的尖叫少了,但魔物咀嚼食物的咔嚓咔嚓声,直让张武都汗毛倒竖。

“草!”

频道里传来愤怒的骂声,众人极速奔跑破开空气的“嘶嘶”声,压制了基地里的混乱声音。

四号基地在九龙城外,一个荒无人烟的村子里,四周围着高墙,里面孕妇和小孩子的基地。

人族想要繁衍生息,绝不能在城里生孩子,更不能去医院,必定暴露。

为了保护她们,只能寻找与世隔绝之地,帮她们接产,让婴儿们长到两三岁,能走路的时候,再融入社会。

他们最初接触的都是正常人,只要一辈子平平安安,没发现周围的异常,没觉醒这是魔的世界,便可以平安活到寿终。

而现在,他们暴露了。

频道里的声音越来越小,刚刚撕心裂肺汇报贺强阵亡的声音,也彻底消失了。

只剩下一个气若游丝的声音:

“三十二号,阵亡。”

“四号基地,请求支援。”

片刻后,巨兽吐息般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机旁,伴着腿骨被咬碎的咔嘣声,还有闷哼中最后断断续续的声音,让频道里彻底死寂下来。

“三十三号。”

“游世苍……即将,即将阵亡。”

“四,四号基地……”

“沦陷。”

张武心情有些沉重。

这已经是他两年多以来,第三次听到群体阵亡的消息。

而单独执行任务,被吃掉的镇魔司成员,几乎每个月都有。

编号换得很快,很多人在加入镇魔司的那一天起,便开始物色自己的继承者。

其中,包括雷天刀。

毕竟意外与明天哪个先来,谁也不清楚,总要多做一手准备。

老雷有一个优点,张武极其佩服。

说死就死,从不贪生怕死。

脑袋别在裤腰上,每天都做好迎接死亡的准备,每多活一天都是老天爷的恩赐,这种心态很强大。

……

不知什么时候,一道身形佝偻的老者,红着眼眶站在了传达室外。

老沈是九龙城镇魔司,最近几十年来,唯一混到平安退休的人员。

听老雷讲,他父母都是镇魔司的一员,平时上班,带孩子,完全与常人无异。

在十八岁之前,老沈愣是没看出他爹妈不对劲。

直至生日那天,母亲给他做了一桌子饭菜,买了蛋糕,在家等着老爸回来给他过生日。

但等到天亮,他父亲都没回来,从此再没出现过。

在母亲的失声痛哭中,在闻到邻居受伤的酸臭绿血后,老沈察觉到这个世界不正常,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决然加入镇魔司,继承了父亲的编号。

他曾两度娶妻生子,全都因他每天夜里偷偷出门,产生好奇心,察觉到生活中魔物环绕,表现出异样,暴露人类身份,被活活吃掉。

他曾有一儿一女,乖巧可爱,也都命丧魔口。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小沈成了老沈,白发苍苍,生活的酸甜苦辣全都尝过了,还在为寻找一个合格的继承者而奔波。

其实张武在镇魔司内部很有名,就连总部的人族大能,都听过他的名字。

能从八荒飞升上来的人物,最近这些年只有他和雷天刀。

可惜人各有志,张武不愿意加入镇魔司,只想当个小保安,你能有什么办法?

老雷拉不动。

老沈觉得自己打感情牌,应该能让张武这座冰山融化。

……

张武没有摘下耳机,听着频道的动静,拿钥匙走出传达室,平静打开疯人院大门。

老沈揉了揉泛红的眼眶说道:

“你应该都听到了吧,四号基地没了。”

张武点头,带老沈进了传达室,询问道:

“四号这种基地,你们还有几个?”

老沈知道张武和雷天刀的关系,没把他当外人,直接吐露秘密道:

“在九龙城周围一共有五个,每个基地由三人驻守,妇女儿童多的几十个,少的七八个,他们都是我们人类的火种,每一个都弥足珍贵。”

张武根据频道里混乱的声音推算,四号基地少说也有三十人,全军覆没,确实惨重。

而此刻,雷天刀他们,正疯狂赶往四号基地。

镇魔司做事一向隐秘,突然出现一个蓝血魔物,直奔基地而去,那便说明魔物高层已经查到这里。

镇魔司必须将这蓝血魔物灭掉,一是避免魔物把消息带回去,二是怕以后会有更多的人类死在其手里。

想了想,张武说道:

“蓝血,凭九龙城分部的力量,只怕要阵亡大半,才能拼死这个级别的魔物。”

这其中,连雷天刀也要算在里面。

张武和老雷最强的地方,其实并不是打斗杀伐,而是用毒!

他们两人的成长轨迹,在修成人间神灵之前,基本没有过正面交锋,都是各种苟道阴招,拒敌于拳脚之外,免得让自己受伤。

而今来到魔界,很多魔物都对毒药有着强大的抵抗能力。

老雷研究了几年的毒,也才搞出一些小玩意,勉强可以放倒普通魔物,实力稍微强一些的,对毒基本免疫。

阴招玩不成,那便只能拼拳脚,拼战斗力。

搞不好一场战斗下来,胳膊飞了,腿脚炸了,就得落个残疾。

老沈的左手,只有一根大拇指,其余四根不翼而飞。

肚子上也有个拳头大的疤洞,在张武的感知下无所遁形。

浑身上下爬满各种愈合的伤口,荣誉比枪林弹雨中走出的军人还要多。

这条命,能活到现在,几乎是个奇迹。

频道里,雷天刀正在指挥众人。

“赶往四号基地的成员,报数。”

“十九号,郭鹏飞。”

“四十号……”

“五十号……梁正元。”

当五十号用稍显稚嫩的声音,报出名字的时候,耳机里忽然诡异地安静了一下。

雷天刀低沉带着恼火地声音响起:

“五十号,不许去四号基地,限你立马回家。”

“我不!”

梁正元倔强地声音脱口而出。

老雷正欲发火,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声线雄厚,足够威严。

“不听命令,立即逐出镇魔司!”

张武和老沈对视一眼,说话之人,正是九龙城分部的司主。

此人的身份一直是个谜,就连雷天刀都不清楚他叫什么,只知道这位司主已经混到很高的位置。

据说他的话,在九龙城,叫政策。

梁正元很委屈。

自他加入镇魔司,还没经历过一场大战,每天的任务都是训练,训练,再训练。

贺强和游世苍,他都见过,也是把他带入镇魔司的领路人,教他克服对魔物的恐惧,传授他搏杀之技,如今他们惨死魔口,梁正元很想为他们报仇。

可是……

雷天刀带着低吼的声音再次响起:

“五十号,立即回家!!”

“是。”

梁正元不甘,但也只能调头,服从命令。

雷天刀在奔跑中呼吸浓重,又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命令他们回去,并让众人再次报数,一共十九人。

老雷沉重说道:

“稍后我来打头阵,大家按照训练预案,呈圆形将魔物包围,将他逼退至四号基地东侧三百米处,只要让他踩到我们挖的天坑陷阱,便算成功了。”

“十一号收到。”

“十九号收到。”

“……收到。”

众人纷纷回应,有几道声音出现了回音,显然已经有人碰头,赶到了基地外。

报完数,频道里暂时安静了片刻。

沉寂三分钟后,耳机里才再次传出雷天刀的声音。

“如果我阵亡。”

“老四你拖住魔物。”

“其余人,不许恋战,全力逃跑。”

…………

后传《宰妖就变强,我在扒皮司当禁忌》已近五十万字,想看的可以追着看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