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离婚后,我开启了大佬模式 > 第360章 垂死挣扎
 
冷空气没来的时候。
江南秋日的夜晚也不算太冷,可是街道上的寒意,却让涂哲有种全身发冷的颤抖。
心中有一口怒火,想要大声喊出来,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的憋闷。
也不知道等了很久,涂哲脚边散落了一地的烟蒂,全身都散发着尼古丁刺鼻的味道,好在不是什么闹市区,周围也没什么人,反而江边的风带着湿气,散去了不少他身上骇人的煞气,同时也更加后悔,为什么不收手?
终于,一辆汽车,开着远光灯从远处缓缓过来。
橘黄色的刺眼灯光,让他有种想要用手遮挡光源的反应,他等着的人来了。
车在他身边停下,车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涂哲指望的看向汽车后面,没人。
他脸色难看的问下车的斯文年轻人:“马秘书,领导没来?”
“领导有工作,他走不开。”
涂哲心中暗骂:“大半夜有个屁的工作?准是在哪个女人的床上下不来?”
不同于马秘书,涂哲希望来的可不是一个啥主也做不了的秘书,而是正主。正主没来,他怎么可能放得下心。
都已经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了,却还不肯露面,显然是不想和他有交集。
想到这里,涂哲冷哼一声;“马秘书,你就不怕我进去了,领导的日子也不好过?”
马秘书根本就没有被涂哲凶狠表情给吓住,涂哲不过是个企业的一把手而已,又不是什么混混老大,杀人放火的事他也做不出来。
他来的目的也不是来刺激涂哲,而是稳住对方。
“涂总,你是大人物,我不过是领导身边的一个小跟班,你也清楚有些事领导也不会和我说,我就是来往于你们之间的传话筒而已。”
马秘书故作姿态的低头并没有让涂哲解恨,反而心中的怒火更盛。
他阴着脸走到马秘书面前,那股子呛人的烟味,混合着人因为生气而产生的臭味,让马秘书不由得退了一步,脸上还维持着虚假的笑:“涂总,我就是个传话的,您也不至于跟我撒气吧?”
领导秘书,真要是级别高一点的领导秘书,落在小县城,就是一二把手。
马秘书虽然没到这个份上,可他也不是那种如同他面相那么简单的普通人,谁都可以拿捏。
“怎么会?”
涂哲这才意识到威胁不是明智之举,语气阴沉道:“马秘书,你回去给领导传个话,就说他孩子出国的费用,还有其他几个领导的家里事,我都是出力了的,这时候想要一脚踹开我,不合适。”
说完,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开车离开。
“呸——”
“也不看看自己是谁,还敢威胁人?你也配!”
对着汽车尾灯,马秘书冷冷的发泄了两句,口中骂骂咧咧了一阵,这才摸出手机给自己的上司打电话。
“领导,您休息了吗?我这边不太顺利。”
“他不愿意把事情扛下来?”
“不是领导,我见他情绪非常激动,所以没说。他一直开口要见你,我没答应。”
电话那头停顿了好一会儿,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行了,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马秘书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阴狠。
不过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与此同时,涂哲去了他秘书的住处,当天夜里,没有出来。
可是在天亮之前,屋内的谩骂和哭声让整个小区的居民看了一场大热闹,被殴打的鼻青脸肿的涂哲,在警察到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进入警局之后,就被扣下来,以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罪名被拘留了。
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本来,公司哪怕面临被收购,他只要人身自由,即便被动一点,也还可以应对,毕竟他有错,但天塌下来,他还不是个子最高的那个人,有的人顶在前面。
可现在……
越想越慌的涂哲想要给家里打电话,但是拘留所并没有答应。
因为他要打的是越洋电话,谁会让一个犯事的人,打越洋电话?
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才得到了向外联系的机会,不过等看到来的人,他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马秘书笑呵呵的看着涂哲,语气轻慢调侃道;“涂总,这是争风吃醋,还是睡别人老婆被抓了现行?”
“我要见领导。”
“他不会见你,再说了,公司没了你,一样能运转,一样能被收购,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让领导不舒服?”
马秘书的语气很露骨,目的显而易见,是让涂哲把事担下来。
可涂哲却呵呵冷笑起来,盯着马秘书的眸子,一字一句道:“海兴证券的问题,要比你想像的严重,而且亏空的也要更多,你觉得你一个小小的秘书,能承担这份责任吗?”
“等着——”
涂哲知道他的威胁起作用了,马秘书应该是给他背后的打电话去了。
他等着,他只能等着。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仿佛马秘书走后,销声匿迹了般,涂哲急了,拍着监室的铁门唤来狱警,对方爱搭不理道:“人早走了!”

涂哲在老房内跌坐在板凳上,他不断的给自己复盘,最后吓得脑门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大意了,现在局势还不明朗,他就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摆明了是一点责任不想承担,可这怎么可能?
两天之后,随着博金公司的审计团队抵达海信证券总部。
一场奇怪的审计开始了。
带队的是魏明,他并没有出现在海兴证券,而是带着保镖去拜访了故人。
说是故人,其实是家里的门生故吏,亲朋下属。
反而甘露露这个随行的小透明,成了审计组的头号人物。
这让她给弄不会了,她什么身份,心知肚明。
陈总的助理。
虽说在公司内的特权不少,可真要带领团队参与收购和审计的决策,她身份上不够。尤其工作中透着古怪,海兴证券的领导层没出现。
不得已,她只好硬着头皮给我打电话:“陈总,我有点事看不明白,想问问你。”
我听了她的叙述之后,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语气轻慢道:“找个想去的地方旅游,不用太长时间,三四天,等新闻出来之后再回去。”
“那个陈总,我想知道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背后发生什么我不清楚,没法说。不过我估计这家公司的问题要比估算的要重,还有……需要有个足够分量的人,为这家公司的覆灭负责,这个人现在还找到。”
我说了这么多,甘露露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小白领了,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捏着手机的手都白了不少,语气紧张道:“我马上走。”
“你怕什么,办谁也办不到你的头上。”
我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