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大明:家父蓝玉,造反洪武 > 第二百零四章 军中利剑
 
  北平按察使司。
大牢内。
陆凌川看着满脸激动,眼神中布满崇拜的袁兴,笑着点了点头,缓缓道:“没错,是我。”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话音刚落,手脚上戴着镣铐的袁兴挣扎着起身,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拱手一礼,激动道:“袁兴见过公子!”
看到袁兴突然行此大礼,陆凌川不由得挑了挑眉毛,眉宇之间闪过了一抹喜色,缓缓道:“你我素不相识,何必行如此大礼?”
袁兴摇着头,认真道:“在下与公子的确是第一次相见,但袁兴能有今日,全凭大将军当初的救命之恩,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但袁兴一直铭记于心。”
“今日能在此处得见恩公之子,在下十分高兴,而且公子在北元境内不但斩杀上百北元精骑,还能来去自如,令北元边城闻风丧胆,在下听说之后一直对公子十分钦佩!”
“您的事迹,早就在镇北军中传开了,好多人都对公子十分敬服,私下里都说有机会一定要一睹公子真容。”
陆凌川笑着抬手示意了一下,缓缓道:“既然你我之间这么有渊源,就更不必行此大礼了,起来吧。”
他没有想到,北元境内的那场厮杀,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影响,不但名扬天下,加官进爵,还令镇北军中的很多人都对自己崇拜无比。
这对他日后的谋划来说,绝对是有利无害的。
袁兴笑着点了点头,缓缓站起了身,一脸期待的看着陆凌川,急切道:“大将军还好吗?”
“受了那么大的冤屈,还为此丢了官爵,一定打击很大吧?”
陆凌川摇了摇头,淡然道:“他很好,有些时候,失去一些东西未必是坏事,至少他现在远离了那些刀头舔血的日子,安逸的很。”
袁兴点了点头,道:“公子说的没错,大将军戎马一生,可是到头来却被冤枉成了谋逆之臣,实在令人唏嘘,如今这样,或许对他来说是更好的选择。”
“当初大将军出事的时候,在下真的很担心,可是又位卑言轻,无能为力,后来听说大将军在公子的努力之下终于得以新生,在下真的很高兴。”
“公子虽非大将军亲生,但却愿意为了大将军不顾生死,真的令在下敬服。”
说完,袁兴又冲着陆凌川恭敬地行了一礼。
陆凌川顿了一下,道:“你相信他是被冤枉的?”
袁兴重重的点了点头,认真道:“当然!不止我,军中很多人都不相信,只不过我们位卑言轻,无法为大将军申冤正名,好在有公子在大将军身边。”
“只是多年未见,不知道大将军还记不记得在下。”
陆凌川笑道:“他当然记得,而且不止一次跟我提起过你,我这次北上,除了要查清通敌一案,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专程为你而来。”
听闻此言,袁兴明显愣了一下,露出了一脸的欣喜,接着惊讶道:“真的?!原来大将军还记得我?!太好了!”
“不过公子说专程为我而来,在下有些不明白。”
陆凌川缓缓向前凑了两步,一脸大义凛然,道:“如今朝中派系林立,觊觎皇权之人彼此之间勾心斗角,弄得乌烟瘴气,绝非家父所愿!”
“诸多派系之中,属燕王势力最大,最不安稳,而且我怀疑他早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只不过如今时机未到,还没开始表露而已。”
“我虽然没什么济世安民的大志向,但也想去做点什么,而且,家父当初之所以蒙难,背后跟燕王也脱不了干系!”
听到此处,袁兴明显变了变脸色,神情凝重。
陆凌川看着面容挣扎的袁兴,继续道:“终有一日,我与燕王之间必会成为死敌!有他无我!有我无他!”
“我希望你为我效力,共谋大事!但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过,我们之间也从未相认过。”
说完之后,陆凌川静静的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袁兴,陷入了沉默。
袁兴眉头紧锁,神情依旧凝重,看得出来,他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迟疑良久之后,袁兴终于做出了决定,再一次单膝跪地,拱手一礼,道:“袁兴愿为公子马前卒,赴汤蹈火,生死不弃!”
陆凌川脸上瞬间闪过了一抹笑意,沉声道:“你可想好了,迈出这一步之后,就再无退路!”
袁兴肯定的点了点头,坚定道:“公子放心,我已经决定了!我这条命是大将军给的,本来就属于蓝家!”
“不管公子将来做什么,袁兴愿意誓死追随!”
陆凌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迈步上前,亲手将袁兴扶了起来,接着拍了拍袁兴的肩膀,沉声道:“好!那从今日开始,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你放心,等案子有眉目之后你就会被释放,不过暂时只能委屈你了,你我今日之事,绝不能向第三个人提起,再信任的人都不行!”
袁兴重重的点着头,认真道:“公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陆凌川笑了笑,又道:“你在镇北军中如今担任什么职位?”
袁兴缓缓道:“都司,燕王只相信自己的班底,这些年来,都司一职往上,他都已经换成了自己的人!”
“虽然表面上这支镇北军还是朝廷的军队,但其实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
听闻此言,陆凌川不由得眯了眯双眼,冷声道:“看来他的确已经把镇北军当成了他的私兵!”
其实这些事上一世他就知道,所以朱元璋才会如此忌惮朱棣,凡事都避免与朱棣发生什么正面冲突或争执!
而且他怀疑,朱元璋如今重用他,虽然有培养他成为朱允炆嫡系班底的理由,但更大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他敢与朱棣对抗!
朱元璋一定是已经意识到如今镇北军已经脱离了京都的控制,所以希望培养一个人为将来对抗朱棣做打算!
想到这一点,陆凌川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心里更加确定了自己接下来的谋划。
二人又寒暄了两句之后,陆凌川便叮嘱了袁兴几句,转身出了牢房,带着昌平继续向下一间牢房走去。
有了铁铉的臣服,相当于是他在镇北军中插进了一把随时可以重创朱棣的利剑!
“铁铉那边怎么样?”
陆凌川一边走,一边淡淡的问了一句。
昌平笑了笑,低声道:“审的很认真,已经到第三个人了。”
陆凌川闻言,嘴角同样露出了一丝笑意,没有再说什么。
他给铁铉安排的人,都是那些他故意抓回来凑人数的,即便铁铉费尽功夫,也不会审出什么,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支开铁铉,方便他行事。
为了在审问时让人犯彼此之间听不到对方牢房中的谈话,也为了保密,陆凌川特意让人将十二名人犯全都隔离关押,每间牢房之间都隔着很长的距离。
片刻之后,陆凌川径直来到了第二间牢房,随着牢门打开,陆凌川径直走了进去,接着便看到一名年过五旬的老者坐在地上,手脚之上同样戴着镣铐。
听到脚步声,老者只是缓缓睁眼看了一下,接着便再次闭上了双眼,端坐在草席之上不慌不乱,脸色出奇的平静。
此人便是朱棣的左膀右臂,善谋的张玉!
只不过陆凌川在看过花名册之后才知道,此时的张玉,已经升为了镇北军的参将,职位仅在朱棣和丘福之下!
“把他的镣铐打开。”
陆凌川背负着双手,打量了一眼不动如山的张玉,淡淡的说了一句。
听到这话,昌平和门外的那名手下不由得同时愣了一下,紧接着,那名手下立刻上前将张玉身上的镣铐打开。
紧接着,陆凌川摆了摆手,示意昌平和那名手下退出了牢房,关上了牢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