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霸婿奋起 > 第六百一十一章功成名就
 
  “怎么,是你们沒本事输了,难道这也能怪得了别人?”朱厚照当场便是反呛了过去。
“输?”一旁的刘瑾接上道,“量你们华夏还沒有能让我们大扶桑国魔道忍者高手哭鼻子输的人,本座料定一定是你在居中使了什么么娥子!”
这刘瑾不提大扶桑国还好,一提便让朱厚照气不打一处来。
当场怒道,“好笑啊好笑,你也算是个扶桑人?我呸!你个数典忘祖,披着羊毛的狼!一个狗汉奸!”
朱厚照一番怒骂,让刘瑾是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此刻的朱厚照将拳头紧紧攥了起来,他满腔怒火,胸膛像风箱一样剧烈地起伏着,要不是咱华夏文明之邦讲究个礼仪,说不定他都会揍眼前这傢伙一顿。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见手下跟班让这朱煜骂了个狗血喷头,山田可就不答应了。
这朱煜竟然用这种语气来教训自己手下跟班,他以为自己是谁呀?

于是,便急忙跳了出来,大声嚎道:''朱煜,咱们都是穿校老同学了,你何至于不给人留一点情面?”
''朱煜,咱们都是穿校老同学了,你何至于不给人留一点情面?”
''是谁不给谁留一点情面?是他数典忘祖的刘瑾,不给祖宗留一点情面!”朱厚照也不客气,当即就将山田给顶了回去。
朱厚照唾沬四溅,继续骂道:“你瞧这刘瑾干的是咋回事呀?本是咱华夏人,却甘心给你们扶桑人当走狗,与你们扶桑人穿一条裤子,简直就是为虎作伥、狼心狗肺!”
朱厚照这番讥讽、嘲笑和怒骂来得爽快,直窘得一干扶桑人和汉奸是脸色一阵青来一阵白。
这下连大岛熊二都坐不住了,反应过来的他狼嚎道:“老朋友,你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甭骂刘瑾把我们扶桑人也搭上。”
“就是就是,你骂姓刘的终究是你们华人的家务事,甭生拉硬拽把我们扶桑人也扯入其中好不好?甭自已沒本事找不到媳妇怪爹妈生你生的不是时候。”
当下大岛熊二旁边马上有一位扶桑人阴阳怪气地帮腔,惹得其他一干人一阵大笑。
“可你们扶桑人在我们华夏干的恶事难道还少吗?”朱厚照据理力争。
“哈哈哈!甭说的那么难听吗,你们华夏人实力不济,我们扶桑人来华夏是来帮助你们,构建大东亚共荣圈以对付欧美人的吗。”又有一位扶桑人争先恐后蹦跶出来,就生怕出不了场一样。
“什么?构建大东亚共荣圈?简直放屁!呸,你们就甭为侵略寻找借口了。”朱厚照挥舞着手臂,情绪激动地反驳道。
虽然是只虎斗群狼,可态度一定要端正!
最终与一帮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扶桑浪人口舌缠斗一番后,朱厚照也觉得疲了、累了,遂耸耸肩,大笑一声便摔门而去。
“妈的,这货好大的架子啊!”身后传来丢尽了脸的一干扶桑人和汉奸的唏嘘声。
可他们也没办法,谁让自己劣迹昭昭、实力又不如人呢?
走出酒吧的朱厚照,发现天色渐暗,已经能够看得见白色的月亮和若隐若现的星辰了。
“2:0,在自己主场,作为一支弱旅选手,周晓晓和小亮真是不负厚望,直接将扶桑两选手干翻,取得了不俗战绩,真是大长了咱华夏的威风啊!当时老子就看到台下的扶桑人和汉奸似乎都被吓呆了,裤、裆都流出了黄色的液体……”
在早春乡的一条街道边,几个乡民们正坐在一大排档前边吃烧烤边喝酒还边侃着大山,重点自然是今天武比赛场上所发生的一切。
这乡民刚播放今天武比赛场的新闻完毕,嘈杂的大排档中便响起了一阵赞叹声。
“一个好汉还得三个帮,我看周晓晓和小亮之所以不负厚望,取得如此不俗战绩,一定离不开那县下派朱干部作为教练的指导!”一个醉醺醺的大汉竖起了大牳指。
“是呀是呀。”有人附和道,“我也听说过那朱干部,听说他是名校-穿越重生学堂武学专业本硕连读,高级武道修为,武学皇冠上的明珠-武当拳法套路可是样样精通嗳!”
也就在这人冒泡、长篇大论对朱厚照点赞的时候,朱厚照也正好经过这里。
有人恰好就看到了朱厚照,“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呀。”这人惊呼了一声。
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和目光全投在了朱厚照身上,当他们看到经过这里的人是谁的时候,先是惊讶,随后脸上都浮现出了崇拜至极的笑容。
“嘿嘿,瞧啊!”一个老者举着酒杯站了起来,同时也递给了朱厚照一只盛满酒的酒杯,其高声叫着,“欢迎我们的英雄-朱教练驾到!”
“欢迎、欢迎!欢迎朱大英雄!”坐在大排档的几个人嘴中同时发出了呼声。
“为了我们的朱大英雄率领弟子在早春乡武学节漂亮的赢得武学突破、大大扬我国威干杯!”那老者扬扬手中的酒杯,周围的人顿时跟着附和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干杯!!”
朱厚照和大家共同干上一杯后,接着在座的每个人又和朱厚照敬上一杯,朱厚照再回敬上一杯。
好在朱厚照前辈子当天子时打的底子还算不错,三巡酒下来,依然是脸不变色心不跳。
可在座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的好底子,很快便有一个明显喝高了约莫四十郎当岁的男人歪歪斜斜的站起来,然后东倒西歪走到朱厚照面前,手里拿着酒瓶伸到他嘴边,打了个嗝,冷不防问道:“朱大英雄,我听说你不但武学了得,在女人缘方法套路骑、术方面也是样样精通嗳!能否给我这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老光棍指点迷津一下!嗯,最后能帮我介绍一个马子又如何?”
问完他又扭头对着这坐在大排档中的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
“狗子,你喝多了,别给我惹事!”那老者一见这喝酒消愁的老光棍口无遮拦便阴沉着脸径直上前拉他。
“我沒事、我沒事!”老光棍嘟囔着习惯性的甩开了老者的手。”
嘴里很嚣张的又对着大排档的老板大声叫道:“老板,来,给我来一瓶最烈的酒。”
一直在旁边观察他的其他人听到他说要最烈的酒,都大声起哄。
“哟!这狗子怕是要将最烈的酒当糖水喝了吧?!”
年轻的大排档的老板面对这亢奋的客人,也有些不知所措,他刚想要去拿酒却被那老者叫住了:“伙计,给他拿果汁!果汁!”
“不,我看我有刚刚挤出来的奶,让这蠢驴尝尝也许更加适合!啊哈哈!”一个胖子双手挤着自己下垂明显的胸部尖叫着,旁边的人则笑得趴在了桌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