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HP]关于我的魔法觉醒系统不太好用这回事 > 第43章 赫奇帕奇的胜利
 
复活节之后,赫奇帕奇魁地奇球队的成员们开始了越发紧张的训练。他们在五月初有一场对阵斯莱特林的比赛。考虑到斯莱特林的7把光轮2001,他们必须加强技术方面的提升。

塞德里克因此成为了赫奇帕奇最忙碌的学生。他没有newts和owls要准备,但是课堂上该拿的分还是必须拿到;他还是找球手,魁地奇球队中最重要的一员。

“太难了。”某一次的课后,斯特宾斯告诉姑娘们,“圣诞节前格兰芬多超了斯莱特林快一百分,然后又险胜了拉文克劳;除非我们这场比赛大比分胜过斯莱特林,不然今年的魁地奇奖杯又要落在格兰芬多手里了。”

“斯普劳特教授倒是不太介意。”伊芙琳说,“不过我入学以来赫奇帕奇好像都没拿过魁地奇奖杯?”

“我二年级的时候拿过一回。”卡德瓦拉德叹了口气,“之后就是斯莱特林、拉文克劳、斯莱特林、格兰芬多——唉,波特飞得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去年我们能拿到奖杯呢。”

“塞德里克的技术也不错。”珀莉纠正他,“不过他的扫帚是不是比哈利差些?”

“是啊。”斯特宾斯叹气,“塞德里克用的是横扫七星。不过我们上场对格兰芬多倒是打得不坏。韦斯莱双胞胎的扫帚真该换了,他们有些分数就是因为扫帚丢的。”

他说完这一句,突然像是猫鼬似的警惕地左右看了看,发觉塞德里克不在,便压低了声音:“珀莉,你最近有空吗?”

“你要干什么?”

“来看我们训练吧。”斯特宾斯热切地说,“我敢说你在,塞德里克一定会更用心——”

珀莉被南瓜汁呛到了。

她求助地看向自己的朋友,玛德琳立刻挺身而出:“谁知道呢,说不定塞德里克会没法集中注意力。”

珀莉张了张嘴,绝望地放弃了让他们换个话题的打算。

恋爱——一个离她过于遥远的话题。当然啦,即便是她上辈子所知道的,也有许多人的初恋发生在这个年龄,可是当这事儿发生在这会儿的她身上,她总觉得……太早了。

“我会去看比赛的。”她小声说,“但你也知道,我明年想挑战一下考12门owls,时间表都快排满了。”

斯特宾斯明显有些遗憾,但他还是摇摇头换了个话题:“哦,对了,玛德琳,霍普金斯让我问你为什么上次预言家俱乐部的聚会你没去。”

“那个呀。”玛德琳说,“我不打算去了。我觉得特里劳妮教授也没那么厉害。”

“可是她今年的预言又成真了!”斯特宾斯震惊地说,“洛克特确实中了遗忘咒啊?”

“那只是遗忘咒而已。”玛德琳抱住手臂,“你难道不觉得斯莱特林的弗林特比她倒霉多了吗?”

斯特宾斯无言以对:马库斯·弗林特不知怎么惹恼了斯内普教授(他可是个斯莱特林!),连续在魔药课上拿p不说,还被布置了半个学期的劳动服务;除此之外,他还得罪了韦斯莱双胞胎,今年大概跑了七八次医务室了。

“但特里劳妮教授至少看到了——”

“总之我不想去了。”玛德琳说,“徽章我之后会还给霍普金斯的。”

等斯特宾斯走后,伊芙琳好奇地问玛德琳:“你真的是因为这个才不去预言家俱乐部的吗?”

“当然不是,”玛德琳高兴地说,“珀莉不是说了吗?去年特里劳妮教授预言的其实不是奇洛教授,而是斯莱特林的一个学生。我去问了斯普劳特教授——特里劳妮教授每年预言的其实都是三年级的学生的死亡,也没应验过,我觉得去年大家都记错了。”

“真的?”伊芙琳震惊地看着她,“可今年她说对了洛克特……”

“我也不知道。”玛德琳说,“但珀莉在关于洛哈特的事上没错,我觉得她在这事上也没错。”

伊芙琳挣扎了一下:“可她在课堂上也偶尔说些小预言,比如谁会摔了杯子、谁会遇到一点小挫折……也都实现了呀!”

亚莉克希亚托着下巴看向珀莉:“我也搞不明白。”

“我只知道,不是所有预言都会被实现的。”珀莉把邓布利多说给她的那些话转述出来,“特里劳妮教授有时候可能也并不是在做预言——那听起来也太容易了。”

“听起来很有道理。”玛德琳若有所思,“但我还是不想去俱乐部了。霍普金斯实在太烦了。”

“这点我同意。”伊芙琳用力点头,“他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但其实他根本什么都不懂。”

“别管他了。”珀莉耸耸肩,低头看向手里的《教你如何融入麻瓜之中》,“还是继续看书吧——我真希望我们今年能拿到学院杯。”

所有的赫奇帕奇们都是这样想的。

当他们发现学院计分板上属于赫奇帕奇的钻石堆得最高时,他们都开始了谨言慎行、务必保证自己能少被扣积分的生活。

这并不太难。除开斯内普教授要求苛刻之外,剩下的教授们都是“只要学生不惹事、那么就不会扣分”的宽和性格,唐克斯教授更是赫奇帕奇学院出身,听说了学生们的心愿后,她兴高采烈地开始在黑魔法防御术上点名那些优秀的赫奇帕奇学生来回答问题,并毫不吝啬地给他们加分。

五月份的第一个周末,本学年的最后一场魁地奇比赛开始了。赫奇帕奇对斯莱特林:只要赫奇帕奇的分数能超过斯莱特林一百二十分,他们就能拿到魁地奇的奖杯。

最重要的任务当然落在塞德里克身上,抓住金色飞贼后他能直接拿到一百五十分;但其他队员的任务也不容小觑:他们要保护球员不受游走球的干扰,还要保证塞德里克抓住飞贼之前两队的分差不超过三十分。

在这天早上,塞德里克走进礼堂后,发现赫奇帕奇的长桌边坐满了人。

杜鲁门热情地给他空出了位置,并往他的餐盘里堆了整整三根新鲜的烤肠:“放心吧,斯莱特林的那个找球手才二年级,他比你差得远了!”

塞德里克张了张嘴,刚想说自己没有紧张,然后目光停顿了一下。

“珀莉……你也来看比赛吗?”

珀莉·福莱特从不看魁地奇比赛。她对飞行一点都不感兴趣。

但这会儿珀莉冲他点了点头:“嗯,加油,塞德里克!”

好极了。塞德里克想。他这会儿开始紧张了。

凯帕尔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说真的,我倒没抱太大希望。但是如果我们能连续拿到魁地奇奖杯和学院杯,院长一定会很开心。”

赫奇帕奇的学生们都颇有感触地点了点头。四个学院的院长就数斯普劳特教授的脾气最好,赫奇帕奇们都非常爱戴这位温柔的女士。

“我会努力的。”塞德里克深吸了一口气。

今天外头的天气很好,风也不大。珀莉跟着常来看比赛的亚莉克希亚和伊芙琳找到位置坐下,杜鲁门和瑟琳娜指挥着低年级的学生展开了巨大的横幅,上面画着一只在草地上活跃地蹦跳着的獾。

很快的,球员们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然后骑上扫帚。霍琦夫人吹响了她的银哨,比赛立刻开始了。

“哇。”珀莉还是第一次来看现场的比赛。她惊叹了一声,然后发现自己很快只能看到球员们手里的那个鬼飞球了。

“你不怎么来看。”亚莉克希亚给她解释,“不过斯莱特林队历来最会耍手段。他们偶尔会用犯规的方式来袭击对手的找球手,所以斯特宾斯他们这会儿盯紧了弗林特……”

格兰芬多的李·乔丹是魁地奇比赛的解说员,他的声音回荡在球场的上空。

赫奇帕奇的球员们飞得好极了。他们的扫帚较斯莱特林队要逊色不少,但还是在比赛开始时就抢先拿到了分数。

“用这个。”伊芙琳把自己的双筒望远镜递给珀莉,“当然啦,只能看看大的球和球员什么的。我每次都很奇怪找球手们是怎么找到金色飞贼的。”

双筒望远镜确实能让珀莉看到远一些的地方,但那些球在半空中“嗖嗖”地飞着,她很快就开始眼睛痛起来。

“还是还给你吧。”她无奈地摇摇头,“我根本跟不上那些球。”

伊芙琳没听到。这会儿赫奇帕奇的追球手们传递着鬼飞球接近了斯莱特林的球门,她正大声尖叫着挥舞双手给他们加油。

好在李·乔丹的解说还是相当清晰易懂的。她很快听到赫奇帕奇又进了一球,然后斯莱特林也拿到了分数。金色飞贼似乎仍然不见踪影,要不是它被施加了不能离开球场的魔法,珀莉准会以为它飞到禁林里去了。

比赛开始二十分钟后,赫奇帕奇三十分对斯莱特林四十分,然后局势僵持起来。赫奇帕奇的守门员是六年级的希尔,斯莱特林的是四年级的布莱奇,他们俩这会儿都铆足了劲似的,几乎要把每个鲜红色的东西从球门柱边扑开。塞德里克和马尔福则相距二十英尺左右,都在高空飞来飞去,试图寻找不见踪影的金色飞贼。

有那么一回,塞德里克仿佛看见了金色飞贼,极速向下俯冲了一段,马尔福立刻跟了上去,斯莱特林的普塞也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撞击了塞德里克的扫帚——但这只是战术的一部分。赫奇帕奇借此机会拿到了罚球。

“哇哦,这个前两年我们可没试过。”伊芙琳兴奋地说。

“太危险了。”珀莉忍不住说,“被斯莱特林撞下扫帚可怎么办?”

“噢,塞德里克不会的。他在比赛的时候简直像是长在扫帚上一样,这点卡德瓦拉德也一样。”

“卡德瓦拉德还有一年多就毕业了。”杜鲁门已经开始想之后的事情,“不过他弟弟明年入学,我听他说小卡德瓦拉德也飞得好极了。”

“那就好。”瑟琳娜紧紧地抓住她前面的椅子扶手,“——啊,那个是不是——”

这回是真正的金色飞贼。塞德里克率先向下飞去,马尔福慢了他一步,但后者的扫帚速度更快。

斯莱特林的蒙太试图阻拦,斯特宾斯立刻飞过去挡住了他的视线。观众们都在尖叫和惊呼,然后——

穿着金丝雀黄色球服的少年悬停在半空中,他的右手拢住了什么,高高举起向全场示意,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他抓住了飞贼!”亚莉克希亚跳了起来,“我们的比分是多少来着?”

“——赫奇帕奇一百八十分对斯莱特林四十分胜利——”李·乔丹的声音回答了她,赫奇帕奇的看台上陷入了狂喜,珀莉甚至听到瑟琳娜不顾形象的尖叫声——

“魁地奇奖杯!我们今年拿到了魁地奇奖杯!”伊芙琳冲过来拥抱珀莉,然后又挨个抱住了亚莉克希亚和玛德琳,最后甚至和霍普金斯击了个掌,“赫奇帕奇今年拿到了魁地奇奖杯!”

这气氛实在是很感染人,珀莉也忍不住跟着站起来热烈地鼓掌。杜鲁门大声地说:“收一收,各位——不然我担心斯莱特林的人今晚来袭击我们——”

但他也笑得合不拢嘴。

学生们接二连三地跳下看台,冲过去对落地的球员们表达喜悦。塞德里克被几个七年级的学生举起来抛上了天,有人甚至拿出了相机开始拍照。

“我听说韦斯莱他们能弄到黄油啤酒……”瑟琳娜说,“我们可以订一些,今晚在公共休息室庆祝一下……”

魁地奇奖杯给赫奇帕奇又额外加了些分数。在之后的魔药课上,斯内普教授比以往更严苛地扫视着赫奇帕奇的学生,但是没人想在这个时候拖后腿,珀莉得知低年级的学生甚至自发组起了魔药课学习小组后惊讶坏了。

“你们都在加分。”瑟琳娜说,“他们也不想扣分。不过魔药课上格兰芬多被扣分扣得最厉害——我听说斯内普教授对二年级的格兰芬多特别不客气。”

他们坚持到了六月底。

当学期结束的晚宴上,当礼堂装饰上了黄色和黑色的缎带时,学生们看到了斯普劳特教授激动落泪的神情。

“我不知道……”玛德琳凝视着主宾席背后墙上挂着的巨大横幅,上面绘着赫奇帕奇的代表动物獾,“我是说,我没想过赫奇帕奇拿到学院杯的场景。前两年都是斯莱特林,去年是格兰芬多……呜——”

她的眼中盈满了泪水。

“这是你的功劳。”伊芙琳热烈地说,“玛德琳,你看斯普劳特教授,我从没看到过她这么高兴的样子。”

当邓布利多教授大声宣布各个学院的分数时,赫奇帕奇们的掌声尤其热烈,他们是在为了自己鼓掌,也是在给斯普劳特教授鼓掌。斯普劳特教授不得不用一块手帕擦拭自己的眼睛,唐克斯教授(她只代课了这两个月,但这会儿还是出席了最后一天的晚宴)的头发炸成了漂亮的黄褐色。

当奖杯被交到赫奇帕奇的院长手中时,欢呼喝彩声几乎冲破了天花板。格兰芬多今年被扣得分太多了,他们只要斯莱特林不拿到奖杯就好;斯莱特林们看起来表情很糟糕,但是还是保持着礼节性地鼓掌;拉文克劳们今年最后两个月也和赫奇帕奇们相处得不错——玛德琳找到了伤害洛克特的人。

“真是太棒了。”亚莉克希亚大声说说,“我妈妈之前总抱怨我是全家唯一一个不是拉文克劳的人,但是看看吧,今年我们拿到了魁地奇奖杯和学院杯呢。”

“我永远喜欢赫奇帕奇。”珀莉也大声回应她,“我看到斯特宾斯拍照了,你可以问他要相片带给你妈妈看。”

她环视着长桌,发觉自己比想象中的要更自豪一些——所有的学生都为了今天而拼命努力着,然后他们获得了成功。这是纸片上印制的故事没法带来的感动。

那些欢呼和喝彩是那么真实、那么近。

她抬起头,正巧对上邓布利多的目光。

她不确定这位睿智的长者是不是猜到了她的心思。他对她眨了眨眼。

珀莉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和那些预言、或者说故事所不同的,她亲手带来的这些改变。

——这些并不关乎于巫师界的未来的、仅仅是事关学生们荣誉的一点改变。

“好吧,我开始理解邓布利多教授说的话了。”

她喃喃自语。

“你说了什么吗?”伊芙琳扭头看她。

“没什么。”珀莉说,“我就是在想,我等下得少吃点,等回到公共休息室还会有第二次庆祝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