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评书屋 > 安映雪延昭 > 第441章 天敌和菜谱
 
安映雪心态平静,小黑蛇的心态就不怎么平静了。

蛇类和鼠类虽然总是被人们骂蛇鼠一窝,但实际上蛇可是老鼠的天敌,在蛇的菜谱上,老鼠可谓是高居首位。

小黑蛇异于常蛇,但是只要是蛇,面对一张张流动的菜谱,就没有不心动的。

它在安映雪手上趴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食物的香味,悄咪咪从袖子里面探出了头。

安映雪本在闭目养神,注意到小黑蛇的举动,倏然睁开了眼睛。

她低下头,饶有兴致地拨弄了下小黑蛇的脑袋。

“你想做什么?”安映雪问。

虽然她知道动物不可能听得懂人话,但或许是小黑蛇过于聪慧,她总觉得这是一条非常有灵气的蛇,所以平日里也总喜欢跟小黑蛇说话。

小黑蛇扬起脖子,嘶嘶吐了吐红色的信子,即便是在幽暗的牢房,它那信子也红得亮眼。

它盘踞在安映雪的手腕上,居高临下地看向地上那些跑来跑去的食物,脑袋跟着这些食物移动。

动物没有人一样聪慧的大脑,但还是能够繁衍生息,有时候是源于它们面对敌人时,那令人不可思议的危机直觉。

这可能就是天敌之间的某种吸引吧,就像小黑蛇总能察觉到食物的出现,而食物总能够感受到危机的注意。

那些跑动的老鼠忽地放慢了速度,甚至还有些停下,竖起耳朵,黄豆般大小的黑眼珠滴溜溜转着,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安映雪看了看不过自己食指粗细的小黑蛇,又看看那些幼鼠都有自己拳头大的老鼠,不禁疑惑小黑蛇真的能够吞得下去这些老鼠吗?

对于人来说,生活在这肮脏潮湿的牢房里的老鼠,是最最脏的,和下水道的老鼠有得一拼。

但是在动物眼里,这些老鼠相当于人类的生态产品,还是有机物污染那种。

是以小黑蛇看了没一会儿,就蠢蠢欲动地想要下去。

安映雪担忧归担忧,却也不会阻止动物的本性,看穿小黑蛇的渴望,便干脆地将小黑蛇放到了地上。

小黑蛇全身都是黑色的,除了信子是鲜艳的红色外。

放到地上后,它就和这里的环境融为了一体,不细看都不会发现它。

它慢悠悠地、像是在逛自己家菜园一般游走在牢房地面。

那些跑动的老鼠不自觉停下脚步,站在原地,警惕地竖起耳朵,左看右看。

但什么都没有发现,老鼠只好收回自己的疑惑,继续朝前跑,但刚刚才动身,它的肚子就被什么东西叼住。

老鼠被一口咬到了肚皮上,滑溜溜的蛇尾缠绕住老鼠,竟然是让老鼠动弹不得。

但老鼠也不是吃闲饭的,当即就挣扎起来,嘴里发出唧唧尖叫声。

安映雪按了按耳朵,恨不得让它们闭嘴,吃个饭也不消停,她今日都还没有吃呢。

小黑蛇虽然看起来小,但解决区区几只老鼠还是没有问题的,没一会儿就有三只老鼠失去了踪影。

安映雪在一旁看得很惊讶,她见小黑蛇肚子都鼓起来了,一时间也是震惊。

但是那肚子鼓了没一会儿,又渐渐平坦下去,应该是老鼠已经被消耗了,只是不知道是怎么个消耗法。

说起来,她在现代的时候研究过小白鼠,知道鼠的内部结构和生理机制,但是还没有研究过蛇类呢,毕竟在现代,蛇类是保护动物。

因着小黑蛇的出现,那些老鼠都被吓了一大跳,毕竟敌不过天敌,刻在基因里的恐惧让它们往四下散去。

除了已经被小黑蛇捕捉到的,其余老鼠竟全部消失了,不知道躲藏到了哪里,反正这牢房里面突然一下子安静些下来,除了小黑蛇进食的声音,竟听不见别的声音。

那声音并不算小,这片区域的牢房又非常的安静,是以声音还是挺明显的。

寻常人要是看到这一幕,就算不晕也要被吓得一抽一抽,安映雪到还好,只是有些好奇地看着小黑蛇进食。

她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没注意到对面的牢房有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也看得津津有味。

不仅是安映雪被注意到了,地上的小黑蛇也被注意到了。

准确说,对面那两个关押着的囚犯,本就是因为小黑蛇的出现才会注意到安映雪。

“玄蛇?”对面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带着几分不确定。

安映雪抬头,是她斜对面的一间牢房里传出来的声音。

那人看着安映雪,很明显刚刚那句话是在询问安映雪。

安映雪低下头,看了眼地上的小黑蛇,其实她并不清楚小黑蛇的品种,当初就那么遇到了。

后来回去过后也不是没有查找书籍,但古代不如现代分类细致,她从能找到的书中找了好几本,最后却都没有发现和自己的蛇相似的。

倒是在一本怪谈里看到过什么阴阳蛇,但想想和她也没有关系。

她不是纠结这些的人,想要找到也只是为了确认蛇类的品种,若是实在找不到,也没有什么要紧的,反正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既不用担心小黑蛇伤害自己,即便是不小心伤到了,她也还有神泉水解毒呢。

是以当对面那人明显是在跟她说话的时候,安映雪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玄蛇是什么蛇?”

对面那人也被关在阴暗的牢房里,看不清形貌,只能从声音判断是个男人。

他应该被上了锁链,动弹的时候锁链发出了沉闷又刺耳的声响。

“你连自己手上那条蛇是什么都不知道吗?”那人问,语气有些嘲讽,似乎是不相信安映雪刚刚的梵文。

安映雪淡定反问:“一定要知道吗?”

她就是不知道,但也不影响使用小黑蛇。

“呵。”对面那人冷笑了一声,也没再说话。

安映雪是被迫来到这里,并没有犯过什么罪,但对面的那人被关押在此,手上说不定还绑着铁链,怎么看都有些危险。

安映雪并不愿意和这样的危险人物打交道,若是对方不说话了,她也不会追着去询问。

她低下头,静静看着小黑蛇将最后一只老鼠吞入肚子里,仍然是肚子鼓胀起来,但是没一会儿,又被消化干净,肚子重新平缓下去。

小黑蛇吃饱了,就想要回到安映雪的手腕上睡觉。

安映雪垂下手,放任小黑蛇自己爬上来,但刚刚才爬上来一半,安映雪就面无表情收回了手,无他,吃饱的小黑蛇太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